页面载入中...

邓洪波:将书院文化精髓发扬光大

  “据说就在边上的空地上,日本兵集中了大量的中国人准备杀掉。。。。那是在支局附近的小山坡上,时值黄昏。空地上黑压压地蹲着四五百个中国男子。空地的一边是倒塌后残留的黑砖瓦墙。对着这面墙并排地站着中国人,六人为一组。在距离他们身后二三十步远的地方,日本兵用步枪一起对着他们射击,他们直直地往前倒,在身子快要倒地之际,背后又被刺上一刀。“噢”的一声,断魂鬼一般痛苦的呻吟在夕阳照射的小山坡上回荡。接下去又是六个人。一批接着一批的人被杀,蹲在空地上的四五百人之多的人群用无助的眼神看着他们一排排倒下。这种无助、这种虚无究竟是什么?四周围着的众多女人和孩子们茫然地看着这一切。如果仔细注视他们一张张脸,那一定是面对自己的父亲、丈夫、兄弟及孩子的被杀而充满了恐惧和憎恶。他们一定发出了悲鸣和哭泣。可是我的耳朵什么都听不见。我只觉得“砰、砰”的枪声和“啊”的叫声充满了我的耳际,眼前只见西下的斜阳将黑色的砖瓦墙染得通红通红。”

  日军第6师团、第16师团在下关、扬子江一带屠杀南京平民百姓及被俘官兵的事情,今井正刚在《南京城内的大屠杀》一文中写道:

  “我们披上外套,飞奔到结了霜冻的马路上。我看到了好长好长的队伍。是从哪里将他们集合来的啊?我一眼就看出这是一支望不到尽头的中国人的队伍,他们将被带到屠杀场,这是一支去送死的队伍。

  “去哪里?”

  黄风安     泣告

  黄永厚生于1928年,土家族,湖南凤凰人。在黄家排行第二,早年因其兄长黄永玉离乡求学而承担起了黄家“长子”的责任,后又因画过抗战宣传画而应召当兵,入过军校,做过中尉;新中国成立后,由哥哥黄永玉介绍,考入中央美术学院读书。 1960年,从央美毕业后去了安徽合肥工业大学执教。黄永厚藏书、读书甚丰,属于中国画中的“文人画”派,其作品除少量山水、花卉外,大都取材于历史题材和民间传说中的人物。曾在画作中题“尽似古人,要我何用”以自况。刘海粟曾评价黄永厚说:“文真、字古、画奇。”朱屺瞻则说:“画这种画要读好多书。”用画笔来思考,关注心灵,关注当下,关注社会问题,是黄永厚画作的美学特征。

  他曾说,“画家就不是社会人吗?不闻不问那把砍刀就不会砍到画家脖子上了?要讲读书,《论语》、《庄子》、《史记》都管不到这个份上来,你得另想办法去找书来读,读读报评听听高明如何评价。我的画就像当前的时评,我不做旁观者。要起哄那是不用学习的,最近我读勒庞的《乌合之众》就是从这本书里照自己的影子。你看看,有几个人逃出‘乌合之众’?尤其像我这样当兵出身的人,可以说是天生的由人支使的料。”

  一位学者对“澎湃新闻”表示,黄永厚先生特别喜欢《世说新语》,画过不少关于《世说新语》的题材。他曾说:“想达到《世说新语》的味道,很难。明清小品,像张岱那种,写得多好。这个社会让人体会不到快乐的生活,体会不到诗意。假如你们写不出像李义山这样的东西,怨不得你们,生活所逼。我们极容易做奴隶,以前做极权政治的奴隶,现在做钱的奴隶。”

admin
邓洪波:将书院文化精髓发扬光大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