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毕啸南对谈春晓刘少华:人生三四十,开始像模像样的焦虑

  总体而言,法兰克福和海德堡的书店里关于中国的图书并不多。除了欧美作家,胡根杜贝尔书店里日本、韩国作家的书随处可见,村上春树有专门的书架层,然而关于中国的图书却寥寥无几,不免让人感到有些失望。

  法国的丰富多彩与德国的冷清形成鲜明对比。

  写《显微镜下的大明》时,有一篇讲到杨干院的故事。他从一篇论文中发现线索,得知只有社科院有原本史料,而且也已经属于文物。马伯庸大着胆子跑过去,然后就被赶出来了,原来人家那是需要证件和介绍信的。

  通过熟人引荐,他找到社科院一位老师,幸运的是,根据那本史料整理的文字要发表了。正赶上过年,马伯庸就带着一堆杂志去了三亚,“整个春节没干别的,就是把书读完,再写出来”。

  一个有趣的“戏精”

  虽然写书时爱较真,但如果让朋友用一个词总结生活中的马伯庸,那十有八九是有趣或“好玩”。

admin
毕啸南对谈春晓刘少华:人生三四十,开始像模像样的焦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