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重庆去年GDP预计增长6.3% 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

  谈到保护佛经的猫,我便想起了少年时在北京见到的一次盛况,那就是“鉴真法师回国探亲”的事情。1980年,鉴真法师的座像从日本回到中国,广播、报纸中出现了一个谈论中日文化交流的热潮。当时我年仅十岁,却记得在邮局门前半夜就排起了上百人的长队,大家争着购买纪念鉴真法师的邮票。也就是在那时,我才知道了什么叫做“一衣带水”,对唐招提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也使得我在到日本工作时,很快抽出时间到奈良去拜访唐招提寺,来完成少年时的梦想。这当然不是我一个人的情况,当时很多中国人应该都有同样的记忆。

  不仅仅鉴真回来了,还有高仓健和铁臂阿童木也在这个时候从日本来到了中国,成为很多中国人的偶像。而谈到日本,当时的中国人第一个反应往往便是山口百惠扮演的大岛幸子,她主演的这部电视连续剧《血疑》当时在中国是轰动性的。那个时代双方文化交流的繁盛,让我们今天回忆起来仍然有亲切温暖的感觉。在那个时代,中日关系的热度非常高。

  其实只要仔细看来,就会发现中日之间关系平稳良好的时候,往往也正是双方文化交流繁盛的时代,比如拉面随着谢太郎一起来到日本的时代,中国称为宋,比如猫进入日本的时代,中国称为唐,和1980年代一样,这些时光都给双方留下美好的记忆。

  逻辑上交流增加并不一定意味着双方关系的改进。我想大家都会注意到,离婚总是在结婚之后,结婚之后,夫妻两个互相交流更多了,彼此更了解了,却分手了。然而,中日之间文化交流的增减显然与双方关系的热度成正比,我们不由得会想这是为什么。

  师徒多年,在岳云鹏的印象里,师傅郭德纲对他的口头认可,只有两次。2015年,在北展演出,他是倒数第二个表演,师傅压轴,那次的演出是对传统作品的改编,岳云鹏自己对那次改编很满意。“今天这个活特别好。” 表演结束后,他下台,师傅上台,擦肩的片刻,师傅说了这句话,这算得上岳云鹏在师傅这里得到的最高赞美。

  赞美极少,批评常有。岳云鹏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前些年,师傅经常会当着一屋子人的面骂他,说一些难听的话。“我也是个男人,我也是有尊严的,你干吗这样骂我。”他也委屈,不过他愿意把这视为师傅对他的磨炼,“他说的都是对的,我只能那么想。”

  近一两年,他和师傅同台的机会少了,不过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了,一起录制综艺节目,一起拍电影,师徒之间不怎么交流,“他不跟你聊,也聊不动”。这样的相处状态,岳云鹏觉得很累。

  舞台上,郭德纲是为大众制造笑声的喜剧人。舞台下,郭德纲不爱热闹,喜欢安静,经常沉默,发呆是让他快乐的方式。他不愿向他人倾诉自己的喜忧,也没有人将他视为倾诉的对象。“高兴的事,跟别人一说,像是显摆,心里别扭,跟别人说,人家也帮不了你,还挺丢人的。”郭德纲说,“哪有那么多人值得你去倾诉啊。三天没人串门,我心里痒痒,有人来了,刚待了五分钟,我希望他赶紧离开。”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重庆去年GDP预计增长6.3% 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